求医网用户请注册后联系站长QQ 5825256,验证语言-医院。允许通过后投稿。
您好,请 【登陆】【注册】
求医网共有:27个优秀医院 , 4个医院正在排队审核 , 共有:3120篇医院资讯。
今日热门: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医院动态 >

急诊病床半数被无效占用 最牛急诊患者住5年不交一分钱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4.01.19 浏览:

  11月18日,120急救车拉着患者冯石兰,用了5个多小时才找到急诊病床,之前所去多家医院急诊科均表示没病床。

12月20日凌晨,北京一家医院急诊大厅,分诊台放着“无床”的牌子。


12月20日凌晨,北京一家医院急诊大厅,分诊台放着“无床”的牌子。

姚四海的病床占了两三个病床的位置,他5年没交过钱。

姚四海的病床占了两三个病床的位置,他5年没交过钱。

12月20日凌晨,一家医院急诊大厅,一位病人的病床设在急诊分诊台附近。

12月20日凌晨,一家医院急诊大厅,一位病人的病床设在急诊分诊台附近。

12月20日凌晨,西城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的大厅和过道上挤满了临时病床。记者看到,急诊病床上躺着的多为老年病号。


12月20日凌晨,西城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的大厅和过道上挤满了临时病床。记者看到,急诊病床上躺着的多为老年病号。

  急诊患者“碰运气找病床”的遭遇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

  北京市卫生局负责人表示,这件事首先暴露出的是医疗道德问题。在任何情况下,急诊不能拒接病人,北京市卫生局近日将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急诊工作的通知》。这意味着,今后医院急诊科以“没床没设备”拒接病人,医院拟被降级。

  新京报记者近半个月调查,北京多家医院急诊病床近半存在周转不畅,多被非急症病人,甚至是长年卧床的老病号占用。

  “这不是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题。”面对“急诊新政”,北京多家医院急诊医生坦言,病人急诊屡遭拒,并非仅是医疗道德问题。

  医院的急诊科是什么?

  在冯石兰等成千上万急症患者眼中,它是救命场所。

  但对于姚四海,它成了免费“养老院”。

  李峰(化名)和王芳(化名)等人,把它当成物美价廉的“旅店”。

  在大量无法转入专科病房的患者及家属心里,急诊科是“没有办法的选择”。

  北京多家医院急诊医生表示,以“救急救危”目的设置的急诊科,已成为医院压床最严重的区域,“各家医院里的孤岛”。

  急诊室病床“告急”

  “病人病情紧急时,医院没床就扣下救护车上的担架。”

  5个小时的时间内,120急救车拉着60多岁的冯石兰奔走了通州263医院、民航总医院、北京军区总医院、东直门中医院,第五站到达北京协和医院。

  协和急诊也没有病床,留观室加了一张床,收治了冯石兰。

  “120又送来个意识不清的患者,我们没床没设备,提出让他们转送别家,120告诉我,到这里已是第五家,都没床。看着家属欲哭无泪的脸,心理防线顿时倒塌。”

  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医生于莺在微博里感叹,“病人找床只能凭运气,神奇的医疗啊!”

  这条微博被转发数万次,评论数千条,“这绝非个案,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冯石兰。”多名网友评论。

  北京120急救人员证实,转运病人遇到急诊无床的情况时有发生,平均40分钟至1小时就能完成一次的转运任务常被延误好几个小时,“遇到病人病情紧急时,医院没床就会扣下救护车上的担架,让病人先躺在上面。”

  12月20日凌晨,西城区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大厅,进门处的分诊台上搁着一个牌子,上写“无床”。

  走廊里挤满病床和椅子,医护人员踮着脚尖从缝隙里穿行,给病人检查、换药,手中端着的医疗盘左闪右闪,防着碰到人和凳子上搁着的医疗仪器,像是在玩杂技。

  病人的呻吟声混杂在消毒水的气味中,充斥整个急诊科。

  急诊室的“钉子户”

  姚四海在急诊住了5年,没向医院交过一分钱。

  60岁上下的姚四海在急诊科的“地位特殊”,他的病床占了两三张病床的位置。

  急诊科化验室门前靠墙的一张病床上,姚四海裹着棉被躺着。没人注意时,他会从挨着病床的暖气管里抠出烟头,抽上两口。

  王震(化名)和姚四海在急诊科已共处了5年,前者是医生,后者是患者。

  但事实上,姚四海最后一次看病吃药已是5年前的事,这5年他没向医院交过一分钱。

  王震回忆,2007年底,患有脑梗、下肢瘫痪的姚四海被送到这家医院急诊科。治疗14天后,病情得到控制,只需护理锻炼,医院通知出院。

  “他不说话,问什么都说不清楚,但就是不离开这张床。”王震说,14天的治疗期间里,姚四海有家属照看,但一说出院家属就不见了。王震只知道姚四海家住龙潭湖附近。

  急诊科将情况通知医院保卫科,保卫科按照病人登记信息找到姚四海家所在的派出所。派出所没办法,跟着医院保卫科又去找居委会,发现姚四海家已拆迁,所属的居委会已不存在。

  保卫科又去找属地民政局,希望民政局接走姚四海,但仍是无果。

  “一圈寻找下来,我们发现没有人负责,砸在我们手里了。”急诊科医生哭笑不得,“我们保证跟他没有任何医疗纠纷,医院总不能把他抬到门外不管吧。”

  2008年至2009年,一名跟姚四海年纪相仿的女子曾在病床前替他打饭,医生询问女子的身份,“人家说不认得姚四海,只是出于好心替他买饭。”

  随后,这名女子也不再出现。

  “最近一年又来了个老头照顾他。”20日凌晨4点,王震指着姚四海床前的一个老头说。

  记者上前询问,老头笑眯眯说,自己是东北人,不认识姚四海,“我是好心经常来照顾他,买饭都是花的我的钱。他是个可怜人,头发都是我给剪的。”

  两天的时间里,记者多次询问姚四海家里情况,他嘴里咕哝几下,显得极不耐烦。当问到是否跟医院有纠纷,他想了一会,摇了摇头。

  照看姚四海的老头不在时,有病友看着可怜,给他分些饭。姚四海不用筷子,用手抓着吃。

  急诊室的医生说,由于床位紧张,医院本想在姚四海旁边加床,患者们反映他臭味太大,没人愿意挨着他。

  深夜的急诊大厅内,姚四海躺在病床上睁着眼,看着附近凳子上坐着打点滴的病人。

  有病人睡着了,垂落的手臂扯落了输液管,姚四海笑出了声。

  急诊室的“旅客们”

  “他对各医院急诊科门儿清,这个医院太冷,那个医生态度恶劣。”

  医院的急诊科是姚四海的“养老院”,也是李峰和王芳的“旅店”。

  东城区一家二甲医院的王飞(化名)记不清李峰是第几回来他所在的急诊科“蹭床”了。

  “前几回他说有高血压,看到空床就躺下来。”据王飞所知,六七十岁的李峰无儿无女无老伴,但有单位有房子。后来,李峰卖掉房子,钱也花完了,就开始游走于北京多个医院的急诊科。

  “他对各个医院急诊科门儿清,说这个医院太冷,那个医院的医生态度恶劣。”王飞苦笑说。

  一周前,李峰又躺在王飞所在急诊科的病床上,“这回说是在银行把腿摔折了,在一家医院治好后给轰出来了,就又到了我们这儿。”

  “身上只有15块钱,医生让他去挂号,他说不着急。”王飞说,李峰根本不需要治疗。

  医院的保卫科曾找到李峰的街道和单位。

  街道说,找了李峰的侄子,人家说过两天去看看,但侄子在法律上没有赡养义务,“街道已经尽了义务”。

  单位说,按时给李峰发放退休金,“这事儿跟我们也没关系”。

  一到冬天,急诊科是71岁的王芳(化名)的必去之地。

  西城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记得,王芳刚被送到急诊是因消化道出血,几天后病情得到控制,只需要护理不需要治疗,已经可以出院。

  但家人没有来接,王芳已经在急诊科住了快一个月了。

  照顾她的是一名护工,每月2500元的工资,就住在她的病床前。由于王芳基本处于瘫痪状态,没有什么意识,护工会定时把病床抬高,给她梳洗,擦拭身子。

  “老太太在家也生活不能自理,也得请护工,不如放在医院,有医生护士看着,病人家属肯定愿意。”王芳的护工说,家属长期出差没时间照顾,急诊室24小时有医护人员,“这算是个不错的过冬地。”

  急诊室医生介绍,王芳付给医院的是每天24元的基本床位费,80元医事服务费,9元的护理费,9元的取暖费,“每天共计122元,按照北京医保的报销比例,退休的报90%,没退休的报85%。”

  每天住着急诊病床,王芳只需支付12元钱。

  “你不能轰也不能赶,患者出不出院是需要医院和患者或家属协商才能决定的,家属不同意出院,只能这么着。”王震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。

0
赞一个

评论

游客,你好!评论请填写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